盤點近年來落馬官員的犯罪事實,安排妻子、子女、兄弟乃至情婦向國企“塞人”的不在少數。在國有企業公開招聘“一崗難求”的今天,“影子員工”是如何順利進入國企的?這些國企為腐敗官員又付出了多少“不能說”的代價?
  “影子員工”現象不斷上演
  一方是長期在發改委工業司等崗位任職的“審批要員”,一方是國內最大的汽車製造企業之一的廣汽集團……在任職期間,借助為其子劉德成謀劃“吃空餉”,劉鐵男與國有企業結成了一條特殊的利益鏈。
  庭審記錄顯示,早在2003年起,劉鐵男利用任國家發改委工業司司長、國家發改委副主任之便,為廣汽豐田整車及發動機等項目通過審批“提供幫助”——與之相應的是,廣汽集團也絞盡腦汁為之“投桃報李”。
  事實上,靠關係安排子女、情人赴國有企業任職、甚至“吃空餉”的案例並不鮮見。儘管我國就業促進法規定,用人單位招用人員,應當提供平等的就業機會和公平的就業條件。但在一些地方,“影子員工”現象卻頻頻上演。
  “權力關係戶”衍生腐敗
  記者調查發現,國企“吃空餉”現象不僅是心照不宣的利益交換,更凸顯部分國企的招聘、人事、審計等關口形同虛設。
  ——內部招聘,心照不宣。一位央企人力資源部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公司每年招聘會實際分兩部分進行,一部分是公開招聘,依據考試、面試成績等擇優錄取;另一部分,則是為公司各種關係戶預留職位的內部招聘。
  ——利益輸送,各取所需。聘用不上班只領錢的員工,最終意圖還是“上面有人好辦事”。安徽省農發行副行長操良玉落馬前,也安排其弟操良奇至安慶市一棉業公司任職,領工資同時還獲得174萬元乾股分紅。作為回報,操良玉在國家政策性貸款中“大筆一揮”,放行了不應獲得授信的企業。
  ——虛造黑戶,擠占編製。選人用人的不透明,還滋生了虛報職工數的貪腐空間。比如,重慶某國有礦業公司幹部周傑就利用職務之便,故意造假,靠虛報4名已離職員工仍在崗,騙取“吃空餉”約30萬元,被以貪污罪判刑11年。
  某國有銀行的省分行個金部負責人表示,金融、能源等效益好的企業一度是“裙帶招聘”的重災區。“不幹活只拿錢有兩類人:一是默許能協助拉到貸款的企業領導子女就職,二是各種監管機構上級部門的‘自己人’。”央企招聘可借鑒公務員考試
  長期以來,公眾對國企“世襲”用工、“拼爹”“拼關係”、“蘿蔔招聘”多有譴責。專家認為,部分國企不見其人、以權謀私的“影子員工”,實質是權力脫離監督、用人權游離於制度之外的人事腐敗。
  一位央企集團總部員工透露,公司招聘公告要求碩士研究生及以上學歷,但最終錄取的還有本科甚至專科。“有時候公司莫名其妙就來了新同事,也沒聽說最近有招聘計劃,專業和崗位需求也對不上。”
  上海市國有資本運營研究院專家委員、復旦大學企業研究所所長張暉明認為,“與其說是腐敗,不如說是國企改革還不到位。”他建議,國企特別是大型央企的招聘可借鑒公務員考試,對招考成績進行公示,讓社會參與監督。
  (綜合新華社北京9月26日電)  (原標題:國企“影子員工”不上班只拿錢)
創作者介紹

月餅

tr76treop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